紫阅读小说网 > 历史穿越小说 > 三国有君子 > 第五百七十一章 麴义的办法
    说实话,麴义当年对陶商算得上是有恩,而且他们俩在一定程度上来讲,也算是旧识,但陶商并不喜欢麴义这个人。

    首先第一点就是麴义这个人太傲气了,陶商当年在河东郡第一次见他就感觉这个人牛逼哄哄的要飞天,整个大汉朝好像都要装不下他了。

    这世界上没人是贱皮子非得跟一个让你浑身不舒坦的人交往。

    其二,就是这个人的天性凉薄,只以自我为中心,没有什么忠义可言。

    韩馥不行的时候他倒向了袁绍,如今他跟袁绍不对付了,又随即转头来投靠自己……陶商看他不比吕布强。

    天晓得自己能不能养的住他,万一哪天这犊子又跑到别人麾下阴自己一下呢?

    收将领这种事就跟找媳妇一样,好看的女人谁都想找,但有的贤惠有的虚荣,虚荣的经不住世俗的诱惑就跟旁人跑了。

    将领这这玩意也一样,归根结底的还是得看人品,能力在其次。

    很明显,麴义就属于那种人品不被看好的。

    但陶商眼下还是接待了他,毕竟凭借陶商的直觉,麴义很有可能成为他和曹操破除袁绍大军的关键。

    大半夜的,陶商命人安排酒席招待麴义,然后又把徐晃找来一同做陪。

    当年在河东郡时,自己与麴义和徐晃初识,那时候的徐晃还是河东小吏,跟麴义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。

    但是眼下,物是人非,三人坐在一起,谈论往事,不由各自唏嘘。

    麴义冲着徐晃拱了拱手,道:“公明贤弟当年不过是河东一小吏,如今六载不见,摇身一变却是成了太平公子麾下的大将,名震东南,了不起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道:“正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。”

    麴义重重的一排桌案:“好!好一个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,太平公子果然是金句不凡,就冲这句话,咱们也当饮他一爵!”

    麴义说这话的时候,动作太大,不小心牵扯到了背上的伤口,疼的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徐晃关切的道:“麴兄身上有棒伤,还是少饮些酒的好。”

    麴义呵呵一笑,道:“怕什么?大不了损一条命便是了,今日高兴,咱们共谋一醉。”

    陶商和徐晃彼此瞅瞅,不由的各自苦笑。

    这麴义受到的打击不小,看这死出都快变成酒磨子了。

    三人又喝了一会之后,麴义因为身体和心情的双重关系,明显醉了,他打了个酒嗝,颇是艳羡的看着徐晃,道:“公明跟了一个好主子啊,你当年不过是一个河东小吏,如今摇身一变,却是成了知名的上将,反观麴某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听了这话心中暗自鄙视。

    说你自己不幸就不幸,老提人家原先是河东小吏的事干什么?找心理平衡吗?什么人愿意老被这么称呼?

    徐晃倒是很大气,丝毫不计较这些,他对麴义道:“麴将军何须如此说,您如今弃暗投明,亦来共同同辅太傅,共保汉室。大展抱负可谓指日可待。”

    麴义颇感悲凉的道:“还不是得从头做起。”

    陶商心中好笑,这人可真是个小心眼。

    陶商清了清喉咙,然后对麴义道:“麴将军无需忧虑,旁人不清楚你的本事,陶某又怎么会不知道,我又焉能让你从头做起?”

    麴义闻言一愣,接着脸上骤然转变成喜色。

    “太傅此言当真?”

    陶商很是郑重的点了点头:“不瞒麴将军,此番打败了袁绍之后,回往徐州,我就要拥立已故陛下的长子曦为天子,届时朝廷新立,各种要职空缺,特别是军职这边,包括四镇四征等,怕是都得重立,以麴将军之能,翌日敕封,想是应还得在这之上。”

    麴义听到这里,差点没幸福的爆炸了。

    比四镇四征还往上的军职,岂不是骠骑将军亦或是车骑将军?保不齐还能来个……大司马?大将军?

    那自己岂不是和袁绍一样尿性了。

    麴义没有丝毫的遮掩,脸上乐开了花,看的陶商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”太傅真是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陶商笑道:“非是客气,只是以才衡量也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麴义急忙道:“可惜什么?”

    陶商长叹口气:“可惜若是不能战败袁绍,一切都是空谈。”

    麴义闻言顿时松了口气,道:“我当是什么事,原来是这件事情,太傅放心,麴某既然来此见你,那自然便是有上善之计,向太傅奉上。”

    陶商等的就是麴义这句话,急忙拱手道:“还请麴公尽皆言其详,教陶某破袁绍之道。”

    麴义强撑着站起身来,背上的伤牵动着他呲牙咧嘴的,浑身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硬生生的挺住了。

    麴义对陶商道:“劳烦太傅派人给我拿白绢和笔墨来。”

    陶商随即命人取来麴义要的东西,并为麴义磨墨,然后便见麴义拿起笔开始在白绢上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画完之后,麴义对着长绢使劲的吹了一吹,然后对陶商和徐晃道:“太傅,公明,你们过来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徐晃走过去一看,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陶商仔细的看了一会,奇道:“看这龙飞凤舞的笔法,还有这密集的小爬虫式样,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道家符箓,俗称鬼画符?”

    说罢,便见陶商惊喜的抬头道:“麴将军难道能咒死袁绍?”

    麴义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符你妹啊……

    徐晃也是使劲的擦着头上的汉,无奈的道:“太傅,这是袁军的军营排布之图啊……不过这画的却是惨了点。”

    陶商闻言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麴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,声音嘶哑,似乎都要喷出血来。也不知是被打的还是被陶商气的。

    少时,却见麴义缓过神来方才对着陶商道:“偷袭许昌之战失利之后,袁绍为了能够压制中原军和徐州军,而采取了搬迁营寨,步步为营紧逼的战策,用以对南军施压,此举貌似乃是改变战策,实则却是袁绍因为屡战不胜,而心情受制,如此挪动营盘,乃天丧其势力也。”

    陶商眯着眼看麴义的鬼画符,凭心而论,麴义的地图实在是画的太恶心人了,屁毛名堂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麴将军可否替我分析一下个中详情?”

    麴义挨个指着营盘对陶商道:“袁绍新立的硬盘乃是连营,虽然彼此中有间隙,但我跟随他多年,深知其立寨秉性,他惯于将数日内所用的粮草尽皆屯于营帐之间,用以往来调度,如此虽然是有利于周转,但却有一个疏漏?”

    “什么疏漏?”

    ”就是一旦有内人贡出其寨内情,或是深知其势,这些中转之寨变会成为引火点,眼下太傅要对付袁绍,除了用火攻,别去他法。”

    。